供应端扰动事件频发 为何铜价却难有大起色

期货 2019/8/17 12:38:16
  继8月15日大增近3万吨之后,8月16日LME铜库存再次大增10%,达到30225吨。加上8月15日的增量,LME铜库存两日共增约6万吨。不过,由于今年LME铜库存已出现多次交仓,市场对交仓反应逐渐减弱,盘面反应平淡。

7月的房地产投资连续温和下降,由于建筑安装工程的支撑正在减弱,下半年的趋势或将延续。信托贷款也在收紧,导致表外融资规模收缩,拖累整体社融,人民币新增贷款也正在回调。在经历6月份由汽车消费拉动的社会零售向上后,透支效应明显,7月份快速转弱。由于宏观经济数据不及预期,市场对于央行的货币宽松开始有了期待,在政策利好兑现之前,下半年下行的压力仍在。

美国2—10年期国债关键利率倒挂,国债收益率出现倒挂传递出经济衰退的信号后,虽然目前的信用利差看尚未立刻进入衰退,但对市场情绪仍有冲击。中美两个主要经济体都面临下行压力,叠加一系列地缘关系复杂化,如英国脱欧、日韩贸易战等。全球经济整体陷入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的情形,7月制造业PMI中,全球20多个主要国家中仅4个在50以上。经济一旦开始下滑后,如果驱动力不变,则这种下滑会不断强化。因全球经济主要经济体的拉动力在减弱,全球经济这种疲弱态势还将持续,宏观经济层面上对铜的压力继续加大。

贸易摩擦影响短期铜价波动

从行业角度来测算,电缆并没有出现在3000亿元的名单中,电线的影响偏小。空调端来看,2019年的影响相对较小,去年四季度对美出口空调量在关税实施日前抢跑,而今年一季度以来空调对美出口下降19%。整年来看,影响更多的是节奏,下半年压力有所上升,但企业反馈来看,关税影响的价格上涨主要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因出口至美国的产品类别短期内可替代性不强。因此,温和情况下对终端铜消费影响1%—1.5%左右,极端情况下(对3000亿甚至更多征收25%)对铜终消费影响可扩大至3%。

对于贸易谈判,仍然处于一个艰难的谈判期,消息面对铜的影响仍然明显,重点需要关注9月份部分的关税落地。此外,随着贸易摩擦的影响范围扩大,剩下的美国对华进口产品的可替代性越来越小,继续加征关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会越来越明显,美股受冲击程度也会越来越强。目前双方的焦点聚焦到了最后的3000亿产品。如果继续无法达成协议的话,没有更多的进口商品可以加征关税威胁,摩擦很有可能会向金融领域转移。随着美国政府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影响的面有扩大的风险,贸易摩擦方面依然对铜价形成一定的压力。

废铜批文缩减并不如市场预期

目前三季度废铜批文已经发放了三批,主要废铜集中地区几乎全部覆盖,且批文数量充足。根据SMM统计,前三批涉及的实物量为45.3万吨,折算金属量为36.4万吨,同比去年还增加了4.11万吨,远低于市场30%的削减量级预期。自4月份以来,废铜市场持续处于清淡状态,主要是铜价下跌的情况下,废铜的很难流出。叠加上终端整体消费偏差,线缆和空调的需求减弱,铜的消费较低。

根据测算,废铜下滑量级远低于市场预期。无疑在精铜端结束大规模的检修后,市场寄予希望的废铜削减预期有所打折,通过废铜缩进带动精铜消费的预期很难实现,因此也很难通过这个提振铜价。然而,废铜进口仍有不确定因素,2020年固废实行零进口政策指引下,废铜作为铜原料进口的标准制定仍未明朗,成为四季度关注点。废6类当中光亮铜、1号废紫铜、2号废紫铜等高品位废铜占比接近65%,废黄铜占比30%,其他占5%,新标的确定将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经过一轮急跌后,铜价低位企稳反弹,除了避险情绪的边际弱化,与近期供应端干扰事件频发不无联系。先是秘鲁抗议活动持续,影响矿山发货,后是嘉能可预期减产,将年度目标产量下调7万吨—11.5万吨。在铜价跌破前低后,我们预计的下游加大采购也没有出现,消费端仍然疲软。若今年的供应端扰动发生在需求旺盛的往年,铜价肯定一飞冲天,但受制于经济增速下滑,供应端也只能让铜价不至于大幅下跌。因为我们略微看淡经济,认为重心将总体下移,因此当供应扰动好转,则铜价应当逢高抛空。
本文链接: /qihuo/201908/1954297.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