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认定一切都是不变的,又何必拥有此生

理财 2019/8/17 10:33:02

武亦姝上清华的例子并没有告诉你学霸是靠拼爹

收到了很多反对意见,当然不是在微信上,我们的编辑会把文章同步到其它媒体。

所以每日会收到很多意见,当然,因为时间有限,我个人只会看微信这一个渠道。其它的,会有人归纳整理给我。

其实这些意见在现实生活中,我也会遇到,所以瞄一眼,别人想表达啥,心里都清楚。

这个话题远不是读书这一个层面。

要抱怨,可以扩大到无数方面,不要觉得我不抱怨我就不会,我来一次性抱怨个够。

1、生在偏僻的地方,没有条件读书,而且各地的录取比例不同,本来就不公平,所以考不上好学校。

2、就算考上清华又能咋?人家ofo的创始人,父亲是国企老总,我呢?啥都没有。所以人家创业,我打工。

3、就算打工也没有出路,人家环境好,格局高,升迁快,而我木讷,内向,始终做基层工作。

4、因为做基层工作,所以赚不到钱,没钱买房,生活差,而且房价越来越高,越来越差,绝望。

5、这样持续到中年,因为一直做基层工作,所以没有竞争力,中年失业,也带不给孩子什么。

回顾一生,我没错,我爹有错,我妈也有错,错就错在不该生了我。

抱怨完了吧,我替这些人把说了的,没说的,想说又说不清的都说清了。

所以以后不要费那么大劲去打字,请收藏这篇文章,想抱怨的时候,复制粘帖我这段话,多省事。

你看,这就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该做的。无论你需要什么,只要你做过我一天的读者,我都为你提供。

哪怕你想要的那东西我认为毫无价值,我都可以为你提供。

我曾经写过大学里的一个好朋友,我们都叫他阿DEL。

DEL是windows下的删除命令,也不知道为啥,他自己给自己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DEL是山东省高考前几名的存在,我们班上的人虽然都是能上清华的,但没谁能上热门专业,而DEL是可以上清华热门专业的存在。

说白了,这属于高分低报,他本该去清华,而不是和我们做同学。

DEL是个很神奇的人,非常聪明。

非常聪明是相对的。我们班里随便抽个人,都非常聪明。

但DEL是和我们比,仍然非常聪明。

可他从来也不考试,他不是考不过,这不可能。我们班里的人,最聪明的,复习一夜就能混个六十。

就算我这样,不聪明的,突击一周总能过去。所以DEL门门零分,这是很好笑的一件事。

你注意,不是某些,是门门。

他根本不愿意参加考试嘛,当然门门零分,包括体育都是零分。

DEL在学校里干啥呢,就在玩游戏,看电影,这一点和我很像。

只是他住在原先的8人宿舍里,而我搬去了4人公寓,虽然相隔几十米,但每天常聚。

我们各自在寝室里都有电脑,但有距离,所以大家更喜欢去学校后面的网吧里,通宵达旦的泡在一起。

按说学校也很奇怪,DEL始终拒绝考试,学校也没开了他,而是一年又一年苦口婆心的劝说。

当然,劝说无效。

DEL是第四年离开的,因为学校终于失去了耐心,把这个当地的骄傲,曾经被县委书记披红挂彩的存在,遣返原籍。

在我所经历过的人里面,DEL不是和我相处最长的,但肯定是与我沟通最多,而且最深入的。

我和我太太相处19年了,说过的话,恐怕都没有我和他相处的两三年里多。

所以我对DEL的判断是准确的,虽然没他那么聪明,但以我的资质,还是有能力听懂或者说理解他在想什么。

年轻人有执拗很正常,谁都有,我也有。

红楼梦里贾宝玉更加倾心于林黛玉而不是薛宝钗的原因就是前者懂他。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薛),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林)。

贾宝玉不认可仕途经济,薛宝钗很清楚,这是他的责任,假如他始终拒绝,在人才凋零的贾府,是一场灾难。

贾宝玉因此不爽,林黛玉能理解,后世的读者也能理解。

道理和现实往往是冲突的,搁谁身上都一样。

DEL对教育的反感我清楚,教育到底有啥用本来就很难讲的清,其实我和他一样反感,否则就不会玩在一起。

唯一的不同是最后的选择。

在他面临被遣返的时候,我也面临几乎无法毕业。

我很清楚,翘课太多,补是补不齐的,时间来不及。

那么多课,那么多学分,最后一年全搞定,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与之相比,假如去考研,难度会低很多。

因为考研是四门。数学,英语,政治,外加两门课组成的专业课。

对于DEL或者我这种人,前三门是不需要学的。

我们高中时代的数学,英语,政治就足以应付考研。很多强人,为了应付竞赛,高中时代就已经掌握高等数学,高中时代就可以考过六级。

实际上,你只需要复习两门专业课。

把两门专业课考好一点和把一堆专业课都考及格,很显然,前者更容易。

更何况,假如你数学,英语,政治足够高,专业课差点,总分也够了。

等考研考过了。拿着这个去找老师求情,让那些课一起放水,难道人家会这么绝情,不肯通融下么?

这就是我的计划,很完美,也很荒唐。

完美是充分利用了现有的条件,荒唐是它充满了不确定性。

人家都说学得好去考研,哪有学不好去考研的怪事,何况考上了就一定会放水么?完全无法预计。

关于这个话题,我和DEL反复沟通了十几次,最终没有说服他。

我的劝说很简单。

DEL出生在乡下,他爹也不是村长。假如他退学回去,干嘛呢?

他是天才,但不是通才。

他做不了销售,也没有那个眼力劲,对他来讲,需要一张文凭,去做技术,开启一个起点。

否则,难道去乡里的网吧做网管么?

他的意见,我也听懂了。

其实骨子里就一条。

他认为他高中成绩好是因为初中就好,初中成绩好是因为小学就好,小学成绩好是因为小学第一天就好。

所以,一切都是有根源的,一步一个台阶这么得来的。而我的计划,充满了跳跃和不确定。

劝说失败之后,我很失望,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没几天,他就被送走了,我也没有去送他。

我失望是有原因的,如果我没有拿他当朋友,就绝不会有失望这种情绪。

你看我们有很多读者留言告诉我:

我有问题是因为我爹有问题,或者我的环境有问题,云云。

我从来都不回复,也不劝说,也不反驳,我不吭声的。

我不吭声是因为我不失望,我不失望很正常。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能指望每只鸟都是鹰。

但DEL这样,我很愤怒。

因为他没有勇气,也因为我一直拿他当只鹰。

他说的那番话,所谓高中是因为初中,初中是因为小学。其实和那种我的错都是我爹的错,我爹的错都是环境的错,并无两样。

我没有办法相信我的朋友,我视为知己的朋友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这问题在我看来如此简单。

不战必死,战则或有生机。还需要选么?

假如你穷是你爹穷,你爹穷是你爷爷穷,假如这番话能成立。

那我们的历史是怎么塑造的?

秦始皇说我牛逼是因为秦庄襄王牛逼,

秦庄襄王说我牛逼是因为秦孝文王牛逼,

秦孝文王说我牛逼是因为秦昭襄王牛逼,

秦昭襄王说我牛逼是因为秦武王牛逼,

秦武王说我牛逼是因为秦惠文王牛逼,

秦惠文王说我牛逼是因为秦孝公牛逼。

那我问你,秦孝公该怎么说?他爹被魏国打的割地求和,是不是他就该跟着求死呢?

如果秦孝公是这么个怂货,那后面的逻辑,打哪儿来?

总得有个人跳起来,说:“TMD,之前的问题到老子这里都打住!打我开始,第一个牛逼!”

如果一只股票涨,是因为它过去一直涨,那一只股票跌又是为什么?它过去一直跌?

它凭啥跌?它要是没价格它咋跌?没有人把它弄到那个位置,它靠什么跌?

这个问题还需要想么?

穷人不会变富,那富人是哪儿来的?

富人不会变穷,那穷人是哪儿来的?

学渣不会变学霸,那学霸是哪儿来的?

学霸不会变学渣,那学渣又是哪儿来的?

我和DEL既然能从学霸变成学渣,那当然也能从学渣再变回学霸,这有什么难的?

如果从学霸变成学渣你都没觉得困难,为什么反着变,你就害怕了呢?

后来的过程没有我想的那么容易。

考研考上之后,我曾经拎着礼物,在教授家门口站了一宿,直到天明他也没见我。

后来我把礼物放在他家门口,离开了。他把礼物送去了学生办公室,通知我去取。

再后来院学生办公室的老师,某位教工,一个老太太,帮了我。

她的先生也是教授。她帮我去和系里的教授们一个个的讲我的情况。

很显然,她比我更懂得说服人。

她告诉那些老师,相信他一回,放他过去,他读研的时候,都会补回来的。

就算补不回来了,咱们这么做,也不违背教育的本意。

因为,学霸,咱们平日里见多了,可有勇气的人,并没有几个。

后来我不明白,除了交重修费,我和她非亲非故,毫无交情,何以帮我。

老太太告诉我:

“有很多孩子,很听话。你让他读书就读书,你让他学习就学习。他们可以听指挥,去做前人做过的事。但遭遇危机的时候,面对从未有人解决过的困难的时候,未见得敢于面对。”

“我在学生办公室干了一辈子,都快退休了,这么多年,见过走到这一步的孩子,多了。他们几乎都把问题丢给了父母,任凭父母去哭诉,任凭父母想办法。”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走到这地步,也不肯告诉父母,选择自己一个人想方设法解决的。”

“听话的,按部就班的,固然是人才,可敢于打破局面,解决没人解决过的难题的,更是人才。”

“等你进入社会就知道了,学霸不学霸,没那么重要。人,这辈子,最重要的,是勇气。”

“不用感谢我,你要是选择了逃避,也没人会来帮你。”

很多年后,我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再回头看这段历史,老太太说的话,也对也不对。

我见过能够改变自己的人,特别多,所以我常说,我见过的那些比我优秀的人,如同恒河沙数,如同满天星河。

但其中有没有人能够改变世界呢?书上也许说有过,但现实中反正我是一个都没见着。

这就像市场,能够左右市场的人,似乎还没生出来,但与此同时,那些靠市场盈利的人,又数不胜数。

我们人类就像虫子,是那么的强大,又是那么的卑微。

强大是和另一条虫子比,卑微,是置身于浩瀚的宇宙面前。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链接: http://www.mlfsi.com/licai/201908/1953983.htm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