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青睐“灾难式建仓”机会 投资要善于“简判断”

财经 2019/8/17 9:15:32

跨越基金高级合伙人、研究总监裘伯元官兵/制图

独创一套三拳出齐的“灾难式建仓”方法和理论,本质上就是在股票市场爆发“黑天鹅”事件时,在大多数人的恐慌心理中买入优质且难得便宜的资产,然后持有到投资性价比明显丧失。他还独创了中国高端消费品的“双代共擎理论”,用以指导自己的消费品投资。

证券时报记者陈楚

跨越基金高级合伙人、研究总监裘伯元进入股票市场已经20多年,但在成为职业投资人之前,他做过外贸等不同行业,具备丰富的产业经验。这位本科学习力学的浙江大学毕业生,浑身透露着老家绍兴这座江南之地的温文尔雅,裘伯元强调“硬研究、深思考、简判断”九字箴言,强调从经济和政治的大维度、时代和国家的大格局去捕捉投资机会。对于看好的股票,他会连续跟踪多年,“力争把产业链搞个通透,否则就不会重仓”。

裘伯元是典型的逆向投资者,他自己独创出一套三拳出齐的“灾难式建仓”方法和理论,本质上就是在股票市场爆发“黑天鹅”事件时,在大多数人的恐慌心理中买入优质且难得便宜的资产,然后持有到投资性价比明显丧失。他还独创了中国高端消费品的“双代共擎理论”,用以指导自己的消费品投资。

硬研究、深思考、简判断

证券时报记者:你投身股市20多年,如果要你给投资者一些建议,会是什么?

裘伯元:我觉得是9个字:硬研究、深思考、简判断。所谓“硬研究”,就是要把上市公司扎扎实实研究透,从产业链的上下游去实实在在做一番深度调查研究,最好还要和董事长直接对话,做好投资绝对不是坐在办公室看几篇研究报告就行的,同时,还要从产业资本的眼光去看股市,1元的价值,0.4元的价格,找到投资的最佳性价比。

所谓“深思考”,就是要保持独立的思考习惯,在股票市场绝对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只有保持独立思考,才能发现大多数人未发现的投资机会。“简判断”,就是要善于从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发现核心的投资逻辑,影响上市公司投资价值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哪些是最关键的?哪些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投资人必须要有化繁为简的能力。

硬研究、深思考、简判断,这三个方面是有机联系的,在投资的思维判断上层层递进,最终指向投资决策。

证券时报记者:你坚定看好人工智能、云计算的逻辑是什么?

裘伯元:20年前,每个上班的人办公桌前都会放一台电脑,这就产生了微软等牛股。10年前,每个人口袋都放一部智能手机,由此产生了信维通信(300136)、歌尔股份(002241)等牛股。未来所有的工厂都会变成无人工厂,除了控制室之外,车间都会进入无人化,工厂智能化,这是一个伟大的科技进步。5G时代的来临加速了这一进程,万物互联将是未来社会的日常图景。阿尔法狗打败职业围棋高手的背后,是云计算。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看好云计算和人工智能,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谁也没法和趋势作对!当然,具体哪些公司可以胜出?哪些是泡沫?需要我们不断去研究,在专业性上不断加强。

人类社会的资源分配对每个行业其实都是相对固定的,旧的东西衰落了,必然意味着新的东西要起来。因此,作为职业投资人,永远都要重视新事物,新东西总是会“革”掉旧东西,当然,最好的标的是,今天是“新”的,未来也是永恒的。比如一个行业从零到“100”是高速发展期,但发展到“100”后,行业和公司并未消亡,只是发展速度会慢一些,这样的企业就是我们特别青睐的。

三拳出齐的

“灾难式建仓”

证券时报记者:听说你在买入股票时尤其喜欢“灾难式建仓”?

裘伯元:是的,所谓的“灾难式建仓”,本质上是一种逆向投资。从历史经验来看,只要不发生战争,股票市场总体上是螺旋式上升的,每次大跌都是建仓的机会。比如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海啸,造成股市大跌,一直到2009年初迎来历史性大底;2000年全球科网股泡沫引发股市大跌,2003年“非典”完成最后一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引发股市大跌,1998年8月金融大鳄索罗斯和港府千亿美元多空对决,完成最后一跌。

统计数据显示,港股市场最近9次比较大的底部,都和所谓“灾难性事件”有关,这个市场上聪明的投资者和聪明的钱足够多,好的股票很容易被大家发现,只有当市场情绪极度恐慌时才会非理性下跌,而这种情况只有当市场发生大的利空,也就是所谓“灾难性事件”发生时才会发生。每当“灾难性事件”发生时,成熟的投资者总是心中窃喜,寻找估值便宜但业绩增长前景好的股票,而大部分投资者总是会陷入恐惧之中,要么慌忙割肉离场,要么迟迟不敢进场,与历史大底失之交臂,也与超额收益擦肩而过。

“灾难式建仓”其实并不难,它的前提是:本来你就要动手买入股票了,因为“灾难性事件”发生,标的股票再来一波大跌,而你坚信灾难一定会过去,估值会恢复到原有水平。“灾难性事件”恰恰给了你买入便宜股票的“天赐良机”。

证券时报记者:“三拳”出齐具体是指?

裘伯元:当“灾难性事件”发生时,股票市场会大跌,大盘逐渐跌入到底部,其次是行业跌到底部,再次是个股的估值也跌到底部,这就是我称之为的“三拳出齐”。当“三拳”出来之后,基本上质地优良的股票给了投资者白白捡便宜货的大好机会,这样的机会人生能够抓住几次,足矣!问题是,当“三拳出齐”时,你得克服人性中固有的恐惧,要对市场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和思考,敢于出手,同时要知道哪些股票真正是被错杀了的,功夫在诗外,真正历史大底来临的时候,还是需要投资者平时就做足功课。

当股票市场的“灾难性事件”发生时,“三拳出齐”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如果投资者这个时候敢于大幅买入优质标的,就是我说的“灾难式建仓”。

证券时报记者:能讲讲你认为最典型的一些案例吗?

裘伯元: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时,伊利股份(600887)就是典型的“灾难式建仓”案例。三聚氰胺的发现就是“灾难性事件”,第一拳:大盘从2017年10月6124点跌到2008年9月12日的2079点,上证指数进入底部区域;第二拳:从三鹿奶粉开始,乳业当时可谓风声鹤唳,遭受了巨大冲击,全行业的销量大跌,行业跌入冰点;第三拳:伊利股份股价大跌,甚至面临被ST的命运。

后来发生的事实证明,三聚氰胺这一“灾难性事件”让伊利股份额外跌出了后面130%的上涨空间。三聚氰胺事件后,伊利股份在大约10年的时间里上涨了26倍,这就是“灾难式建仓”的魅力之所在!

“双代共擎理论”

对投资有何启示?

证券时报记者:你提出的“双代共擎理论”,具体内容是怎样的?

裘伯元:中国(第一次婴儿潮)60后(B代)是现在高档消费的主力,至少还要持续10年。他们的下一代(C代)85后(中国第二次婴儿潮)正在快速加入到中国的高档消费大军。他们的上一代(A代)绝大多数在农村,或者一直少有高档消费,A代退出消费领域,不会产生对中国高档消费的负能量。中国的高档消费市场将从B代独擎变成B/C两代共擎的格局。双代共擎将持续推动相关行业的快速发展。

A代主要是上个世纪60年代之前出生的人,他们现在已经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这代人整体上习惯省吃俭用,高端消费很少,或者几乎没有。B代指1962年及以后十几年出生的人,这些人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受益于改革开放的制度红利,具备高端消费的能力,比如喝高端白酒、开品牌车,在小孩教育上舍得花钱,他们中的一些财务领先的人士还将把高端消费继续下去;C代指1985年以后出生的人。他们是B代的子女。这代人大多接受过高等教育,伴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他们有开放、时尚的消费观念,更为关键的是,父母一代已经为他们创造了较好的物质条件,上一辈物质上的支持让C代提前进入高端消费时代,比如年轻人毕业不久就靠着父母的支助买房、买车。

而且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年轻的一代,越追求独立和个性,比如90后的一代结婚后就不大喜欢和父母住一块,这就产生了新的购房需求。B代开起了品牌车,C代对品牌车的需求更大,C代享受了科技和互联网的红利,他们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意识更开放和多元化,更加重视也更有条件追求生活品质,对高端消费品的需求就更为强烈。如果说B代对白酒的消费是“喝少一点、喝好一点”,C代就是“用好一点、再好一点”。

证券时报记者:“双代共擎理论”对投资有什么启示?

裘伯元:“双代共擎理论”对我们投资的最大启示,就是要高度重视消费品的投资,这是中国人口结构变化带给投资者的历史性投资机会,在“双代共擎”高端消费品的过程中,一大批各个细分行业的龙头公司会不断享受估值溢价,无论是高端白酒、豪车豪宅,还是出国旅游、海外留学,以及高端科技品的消费,都会诞生很好的投资机会。从“双代共擎”的角度去研究高端消费品,而不是简单地按照行业和板块去研究公司,是我们投资和研究的一大特色。

当然,对高端消费品的投资,最好的投资机会,仍然是“灾难式建仓”,这些企业有强大的品牌支撑着领先的竞争优势。行业和个股有高确定的持续成长空间,当“灾难性事件”发生时,股价开始戴维斯双击,这个时候,就是巴菲特所说的“吹口哨跳踢踏舞上班”的心情。

本文链接: http://www.mlfsi.com/caijing/201908/1953906.html

评论